滚蛋吧,你们这些假共享 | 资本智库

摘要: 企业得到了资本,但失去了责任。

09-05 21:10 首页 天使茶馆

北京中关村创业空间出现了“共享睡眠”太空舱。图/视觉中国


中国式假共享,企业得到了资本,但失去了责任;中国式假共享,产品得到了效益,但失去了情感;中国式假共享,用户得到了产品与方便,但失去了自由与个性。


创业领域的中文用法比以往更加奇妙,任何一个常见物品被冠上“共享”前缀,就可以假装成为互联网时代流行的经济模式的一部分。


合肥三孝口书店以“全球首家共享书店”的身份亮相,声称实现了“由买书到借书”“把书店变成自家书房”“由个人阅读到共享阅读”的重大转变,前提是消费者下载书店App、注册并交99元押金,然后扫码、借书。有人想起了类似场景——这和去图书馆办读者证有什么区别呢?

中国无数的网吧,什么时候冒出全球第一家共享电脑城?


电影《天台》里的澡堂。


1.
假共享,浪费资源,制造垃圾


还真有“掩耳盗铃”天真一试的。


共享冰箱正在福州大面积布点,用户需要先下载App,在手机界面下单付款,随后就可以从布置在公共场合的共享冰箱中拿到饮料、水果等食物。不用看图片,你可能已经想起有个东西叫“自动售卖机”。


投放这批共享冰箱的人可不这么想,其联合创始人林某一本正经地给媒体解答:自动售卖机产品单一,大多只有饮料,共享冰箱食物品种多,可以做到私人定制,以后可能提供午晚餐便当。


如果这位林先生去过日本,可能没底气说这个话。在日本,自动售卖机里能卖的东西何止这些,你能吃到热气腾腾的面条与面包,还能一键自助购买杂志和玩具。


日本的便利店能够满足你大部分的日常生活所需。图/视觉中国


共享图书、共享冰箱这类中国式假共享是典型的新瓶装旧酒,将传统租售改名为B2C式的共享。按照这个逻辑,市面上的一切产品和服务,没有什么不是共享经济。


快速挤入中国人生活的各种共享产品,除了一部分名不副实,还有很多在实际上并无必要或者使用不便,造成用户精力与社会资源的浪费。


2017年6月7日,杭州德胜高架下的停车场,数千辆共享单车整齐停放。

林安/视觉中国


据中国自行车协会的统计,2016年,近20家共享单车企业共投放了约200万辆单车,预计2017年的投放总量接近2000万辆。这种过量排放,有时反而会成为一种城市垃圾,制造交通梗阻,妨碍人们出行。这些车辆报废之后会产生近30万吨废金属,相当于5艘航空母舰结构钢的重量。


2016年下半年,摩拜单车广州负责人给出的数据显示,摩拜的人为损毁率高达10%,而据企鹅智酷的报告,ofo用户上报车辆故障的比例高达39.3%。


2.

假共享,无法持续的模式


同样是出行领域的共享产品,共享汽车面临更尴尬的局面。《南方周末》的报道将之概括为一场“车找不着人,人也找不着车”的虚火。

普通消费者来说,使用共享汽车代步依然停留在想象阶段。


也有取用方便、轻资产的共享产品似乎毫不在乎眼前是否盈利。今年6月,OTO在上海投放了100把免押金、免收费、无密码的共享雨伞,几乎全部遗失。类似的新闻在多个城市都曾上演。


2017年6月21日,杭州,武林广场出现一批共享雨伞,市民可以通过扫码获得密码开锁,每半小时5角。

图/视觉中国


即便形势如此严峻,各类共享雨伞公司及创业项目还是相继出现。


6月,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在OTO、JJ伞、共享e伞、春笋雨伞、魔力伞等厂商中,至少有4家获得了融资,融资金额为数百万元至数千万元不等。


比共享雨伞更接地气也更吸引资本的是共享充电宝。“40天时间,11笔融资,近35家机构入局,融资额约为12亿元,相当于2015年共享单车刚出现时获得融资额的近5倍”,一组关于共享充电宝的数据被广泛传播。


2017年5月,共享充电宝成为共享单车之后又一个疯狂的风口。图/视觉中国


借“共享”的光吸引资本,或许正是各种中国式共享产品出现的重要原因。梅花天使创投合伙人吴世春曾坦言,想进入共享市场的财务和战略投资人非常多,目的各不同,有为自己的产品提供协同效应的,有希望获得高频用户入口的,有为财务创新提供工具和场景的,有为基金刷品牌存在感的,“估计大家唯一都不提的是如何赚钱”。


如果一种服务模式类似于租赁,让一群人共享物品的使用权,但这种服务模式既不看重租金,也不看重服务的实际品质与消费者的体验,而是将重心放在讲一个时髦的经济概念,以获得更高的关注度,从而带来更大金额的融资,这种模式必然经不起推敲。


2017年7月18日,合肥市新华书店三孝口店变身“共享书店”,用户只需缴押金就可免费把书带回家阅读。

图/视觉中国


3.
假共享,不是个人的,是属于公司的


回到共享经济的源头,共享交通与住宅资源的Uber和 Airbnb,其典型特征是让人们通过出租自己的汽车、公寓或时间,获得更多收入。


“但中国几乎所有租赁商品所赚取的收入都集中到了资本所有者手中。”英国《金融时报》如此评价。《连线》杂志创始人凯文·凯利(KK)也就中国的共享经济发表了看法,他说共享经济就是“使用权大于所有权”。


比如Facebook不产内容、阿里巴巴没有库存,但这些全都是共享经济,关键就在于把产品变成服务。从单车、汽车到雨伞、礼服、充电宝,无所不包的实物式中国共享经济,显然超越KK的预言范畴。


以共享单车为分水岭,目前国内声势浩荡的共享经济之所以纷纷从C2C共享转向B2C共享,即互联网名义下的实物租赁,本质原因是可供盘活的个人资源达到了上限。


出租衣服变成了“共享衣橱”。图/视觉中国


创业孵化机构3W咖啡业务经理Erik Zhang一语中的:“在别的国家,共享经济更像是个人的,但在中国,它更像是公司的。”

如果说市场的规模问题可以借助于资本投入,那么消费者最关心的产品安全、使用便利程度、质量与价格,谁来保证? 


中国式假共享,企业得到了资本,但失去了责任;中国式假共享,产品得到了效益,但失去了情感;中国式假共享,用户得到了产品与方便,但失去了自由与个性……


作者 | 苏静

来源 | 本文转载自新周刊(new-weekly)

  • 括股东会员、黑金卡会员、金卡会员和普通会员,目前已服务会员超过2000人。

  • 会员服务包括:来自300位一线投资人导师的知识分享、每年500个优质项目推荐、50场线上线下交流活动、以色列/硅谷国际游学、基金及母基金投资合作等。

  • 会员咨询、优质项目推荐及业务合作请联系:茶小二(微信/电话:18301366026)


徐小平 | 蔡文胜 | 罗明雄 | 薛蛮子 | 桂曙光 | 阎焱 | 童士豪 | 熊晓鸽 | 李竹 | 张颖 | 王刚 | 汤旭东 | 罗茁 | 刘小鹰 | 朱啸虎 | 吴世春 | 黄明明 | 王利杰 | 刘国炜 | 钱中华 | 董占斌 | 陈玮 | 刘凡 | 郑兰 | 章苏阳 | 肖冰 | 王浩泽 | 成妙绮 | 李浩 | 王求乐 | 刘芹 | 高燃......



首页 - 天使茶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