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会上,追了我三年的那个女孩,和我追了三年的女孩都来了

摘要: 1.回去吧“齐欢,你怎么了?”向阳看着桌前发呆的齐欢关切地问道。“。。。。。。。”齐欢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11-15 17:25 首页 掌上威信

“齐欢,你怎么了?”向阳看着桌前发呆的齐欢关切地问道。

“。。。。。。。”齐欢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齐欢,我多么想和你永远在一起。”脑海里全是温曦阳的声音,这是什么时候他告诉过自己的话呢?齐欢眯着眼睛细细思量,完全没有顾及到向阳的感受。

“齐欢,刚是谁的电话啊?”向阳对于齐欢向来是包容万分的,心里隐约猜到是些什么事情,只是无从确认,有些事情反倒是不提更像是忘记了,两个人对于这些事情,向来是少有的默契。

齐欢,心里有一段伤。

一道,至今无法忘怀的情伤。

“向阳。你会陪我回去的吧?”齐欢的声音带了些颤抖,齐欢向来是个从容不迫的女孩子,至少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以后,她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冲动易怒了。

只是,那些暴躁的因子无需再展现,它,已经毫无用武之地了,自从遇见向阳,或者说,是霓小染,齐欢就变成一个温顺地姑娘了。

不过不得不说,齐欢一直是个好孩子。

“好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向阳的睫毛依旧很长,就像齐欢第一次看见时那样,此刻他的睫毛微微下垂,齐欢知道,向阳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可是,有些时候爱情就是这样,改变一个人,彻头彻尾。

无论是,齐欢,还是向阳,抑或是肖晓,黎雨欢,唐席城,霓小染,这些人在遇见爱情的时候都是一样,执着痴傻,孩子般执拗。

不知道,你是否见过这样的孩子,可是,齐欢这小半生,遇见的大抵都是这样的的孩子,这样的傻孩子。

方才,向阳和齐欢在吃饭,两个人正谈到结婚的话题,齐欢的心思有些心不在焉,这么多年了,她都跨不过一道坎,忘不了一些人。

但是这并不能否定,齐欢不爱向阳,齐欢很爱向阳,只是对于自己年少时的爱恋一直没能有个交代,这让齐欢无法放心。

也有可能是放不下那些思绪,那些情绪在心里滋生太久,无法根除,只能慢慢掩埋。

可是,黎雨欢打电话来之后,一阵大风呼啸而来,将那些年的陈年旧事发掘出来,那座小城,他们曾久久盘踞的小城,此刻大抵已经面目全非了。

齐欢知道自己唯有去知晓结局,之后就再无所求,不会再记起那些美好的过往。

“我后天参加婚礼的话,会遇见你吧?”手机那头,黎雨欢欢快的声音传来。

华灯初上,齐欢和向阳坐在窗边,正是喧闹的时候,齐欢有些听不见黎雨欢的声音。

“雨欢?谁?你说谁要结婚了?”齐欢努力将手机贴近耳朵,想要听清楚一些。

“温曦阳啊,他要结婚了。你知道的吧?”黎雨欢的声音不大,甚至有些模糊,可是温曦阳这三个字还是像炸雷一样,在齐欢的耳边响起,久久萦绕,不曾离去。

之后黎雨欢见齐欢半晌没有说话,大抵猜到了有些事情不是表面上那样,至于当初自己那么看好的两个人在肖晓出现后,发生了什么,她也不是很清楚,可是,齐欢是个令人心疼的傻孩子。

“啊,是吗?那挺好的。真好,终于,终于。。。。。。。”终于什么呢?齐欢想不出来要说什么,只是努力表现的正常一些,实际上她早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在干什么了,她的脑子已经停止转动了,连张嘴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齐欢,你会去吧?毕竟你们以前那么好。”黎雨欢的声音里是不难听出的惋惜。

“嗯。当然,我会去的。毕竟,毕竟我们那么好。”齐欢的声音像是被抽干了力气。

黎雨欢正自顾自在那边说了些琐事,齐欢努力将手机握紧,凑近耳边,像是失聪了一样,忽然间听不见什么声音了。

不知道黎雨欢有没有在说话,齐欢为了不让气氛尴尬,开口道:“新娘子呢?是谁?”

“是霓小染,你知道吧,她是唐席城的妹妹。。。。。。”齐欢的头忽然痛了起来,霓小染,唐席城的妹妹?

唐席城是谁?霓小染又是谁?齐欢失忆了似的,茫然地看着脸带笑意的向阳,她甚至有些认不出眼前的人是谁了。

直到,向阳叫她,齐欢才勉强恢复镇定。

向阳知道,自己终于要去见他们了,那个一直留在齐欢心底的人,和那个送齐欢滑板的人。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向阳微微笑了,其实自己应该感谢他们,把齐欢这样的女孩子留给了自己。

“早点睡吧。”向阳把齐欢送回家,给她倒了杯水,齐欢喝了,今天她显得出奇的安静,像是病了一样没有一丝力气。

“向阳,明天,我们坐火车回去吧?”齐欢的声音里有哀求,

“可以,我明天早上买完票就来接你。”向阳笑着道。

看着齐欢闭上眼呼吸均匀了,向阳才关了灯离开了。

向阳知道,这次之后,他就会变成齐欢生命中的主角了,他有自信自己可以的。

齐欢陷在一个梦靥里,一个甜蜜的让人落泪的梦靥里。

最初,他们真的是很好的。所有人都知道,齐欢和温曦阳是很好的。

可是他们都知道最初,却不知道后来。

他们那么好,最后还是敌不过时间,天各一方。

十年了,齐欢离开那个小镇已经有十年了。

你可以回头看看,十年是个怎样的概念。你从婴孩转变成背着书包读诗的孩子,从年华青涩的女孩变成安静的女子。

从满心抱负变得一蹶不振,从一无所知到历经沧桑万般无奈。

2.十年回归

十年,让齐欢从一个羞怯的女孩变为了张扬不羁的女孩子,又从放浪不拘小节的女孩子变为一个沉默寡言温柔少语的样子。

十年,让温曦阳从阳光温暖善良无害的良善孩子变为了成熟冷酷的样子,齐欢觉得自己肯定会认不出他来的。

齐欢在梦里哭了,第一次看见温曦阳眸子时的震颤还留在心里,他的颊边大概还是有着两个深陷的酒窝的,可是他再也不会那么肆无忌惮温暖善意地微笑了。

有些事情留在心底不愿被记起,一旦记起就伤筋动骨苦不堪言,有些温暖不敢一再回忆,害怕终有一日其中的温暖会被消耗一空,再无残留。

但是,你无法责怪任何人,因为生命的苦痛只有自己一步步经历过之后,才会明白什么是宿命。

最初,齐欢总觉得痛,痛彻心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是后来才渐渐明白,你不是他,无法将他的人生透彻体味,这世上本就没有一样的感同身受。

即便,齐欢曾经一次次地退回原处设想他们经历过的伤痛,可是我们终究不是他们,无法体会其中的悲酸,所以后来责备就变为黯然。

不要太过嚣张,觉得自己可以逃过宿命注定,其实,没有人可以逃过,命运就是喜欢这样

有些时候,齐欢在想是时光太残酷,还是他们太不坚持,如果,如果当初自己和温曦阳爱一场会怎样。

我们一直都相信,相信地久天长,但是即便那么爱,我们还是爱到了分开。

这世上,哪来那么多如果,向来都只有现实。

无论最初你们是多么良善模样,最后时光都会慢慢教会你什么是现实。

那时天真烂漫,不知道人世间有那么多

故事还要从头说起。

齐欢最开始只是一个平凡无奇,不思上进的女孩子,至少最初她便是做好分内之事,不和别人太过热络也不会和别的孩子相处不好,那时,她只是一个极容易被忽略的很乖巧的女孩子。

齐欢那时,并没有任何目标,生活得过且过,对于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幻想,那时她不像女孩子那么矫揉造作,也不像男孩子一样调皮捣蛋,她只是安安静静地过自己的生活。

不过,这些故事都是在不了解温曦阳之前。

现在,想想,十五年前齐欢还只是个小女孩,那时,她什么都不懂,到了十岁的时候忽然瞥见了爱神丘比特从身边飞过,心里沾染了爱神的奥秘。

那时的女孩子,大抵都单纯无知,即便心底里有爱慕的男孩子,也就仅仅是局限于崇拜有好感,可是齐欢在那时却就已经很清楚地明白,自己是喜欢上温曦阳了。

是的,温曦阳,这是齐欢最初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用最真的心意喜欢的男孩子,不掺杂任何心思,没有奢望,没有要求,只是喜欢。

至于后来那喜欢怎么悄悄趁着齐欢不注意,转瞬间变成了一颗参天大树,成了让齐欢措手不及的爱情的时候,齐欢也惶恐不安着,她无人可说,也不敢说出去,每日怀抱着一个秘密惶惶不可终日。

既甜蜜又辛苦,所以,即便是在爱的那样艰辛的日子里,齐欢也不曾掉过一滴眼泪,齐欢从未哭泣过,至少为了自己对温曦阳的爱情从未有过。

暗恋向来是件辛苦的事情,可是,好在温曦阳是个粗线条生物,所以齐欢也不用太过担心自己会被发现,及至后来,齐欢已经可以把所有的事情伪装的得心应手。

以至于后来,温曦阳从未怀疑过齐欢,而齐欢也借此获得了友情,但是温曦阳也因此将自己的情绪伪装起来,两个互相伪装的傻瓜,最终,会有一个怎样的结局啊。

齐欢那时并不知道这些,她也无数次设想过,如果自己知道了又会是怎样呢?会不会是不同的甜蜜结局。

如果,没有把这些命中注定的男孩子女孩子都遇上,又怎么会成长,会明白自己的生命不过是在一场又一场的错过中了悟自己的过错。

一切都源自于自己的小心翼翼,惶恐不安,齐欢无数次这么想。

其实,只是时间太残酷,齐欢太良善。

那时,正是做梦的年纪,如果不能仗剑走天涯该是多么的遗憾,如果跟在那个人的身后经历一程程艰辛悲酸还依旧相爱如初该多好。

后来才明白枪林弹雨不是我们能承受得起的黑暗,那些肮脏污秽最终会将我们吞没。

不过,那时并不知道,只知道每日幻想,一处大大的房子,只有两个人都住在一起欢乐又幸福,没有任何人的打扰,没有任何事情需要思考,无需嫉妒无需声嘶力竭。

最初也真的是那样,他们两个形影不离相亲相爱,他们是最契合的朋友,是这世间让人无比艳羡的哥们。

回到十五年前最初的时光,齐欢生活在自己贫乏无味的世界里,也有可能正是因为这样,以至于后来真正了解了温曦阳之后才那么热切的想要融入他的生活,瞬间变成了一个勇敢无畏的女孩子。

那时,齐欢和所有班上的同学一样敬慕黎雨欢,一个出尘淡然的优秀女子,别人都立志像她一样,可是齐欢却少有那样的心思,她只是把她当女神一样敬重。

至于好好学习,并不是齐欢的心愿,她只待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不和任何人太过亲近也不太过疏远,齐欢是大家转眼就忘的路人甲。

齐欢也把他们当做路人甲,生活像是白开水,没有一丝兴致盎然的意味。

会在何时把你遇见,莫非前尘已注定。

齐欢无比相信前世今生,否则她不会这么清晰地感知到自己心脏在知道温曦阳就是那个人的时候跳得那么欢脱。

齐欢想破脑袋也无法想象出,自己前世设个什么样子,或许自己是个小乞丐,然后大侠温曦阳救了自己,自此齐欢紧紧跟随浪迹天涯海角不离不弃,共度余生同赴白头。

或者是,温曦阳其实是个战功赫赫的将军,齐欢是个女扮男装的士兵,两个人并肩保卫国土并就此成就一段佳话,最后皓首同度。

3.我想要一直陪你

无论是哪一种猜测,两个人都是并肩而立,然后没有那么多细水长流的细节,只有荡气回肠的经过,过称惊险刺激,但是最后两个人都会化险为夷,成就一段佳话。

你知道的,小时候总有英雄佳人的情结,而温曦阳的出现,终于使齐欢实现了梦想。

说来也奇怪,齐欢和温曦阳只是很巧合地在一起有了接触,然后六年都不曾注意到对方的人忽然感情突飞猛进,这真是像是侠士之间的故事。

而齐欢自从和温曦阳在一起以后,除了压制自己每每要喷发的感情,还很乐意跟着温曦阳四处游荡。

校篮球队到小学部招募时,温曦阳自然当仁不让,还顺带地给齐欢报了名,自此两个人一发不可收拾。

正是年少轻狂精力过剩的年纪,对于没有尝试过的东西除了新奇就是好胜心,几个来回下来无所顾忌地球风竟然让初中部的人都大跌眼镜,自此篮球场上一看见齐欢和温曦阳在,不说闻风丧胆,但大都愁眉苦脸。

倒不是说两个人球技多么惊天逆袭,可是那打球不要命横冲直撞的样子着实叫人心惊,更何况,那永远用不完的精力即使是一下午都耗在篮球场上,两个人也不见丝毫疲惫,这是两个疯子。

对于他们的外号,齐欢和温曦阳自然不在乎。

齐欢怎么会忽然转变那么大的,谁知道呢?或许是以前太过压抑了,满身的精力无处释放,终于在遇见温曦阳以后有了突破口,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而温曦阳好像在遇上齐欢之前一直都是这样,每次操场洒水他非得干两个人的活,浑身湿漉漉,还总是把人家拉来打水仗,像是洗过澡了似的才罢休。

冬日里打雪仗时,齐欢记得温曦阳总是被埋得最惨的那一个,而且他也是最活跃的那个,做早操也是随性至极。

不过,齐欢那时从没有关注过温曦阳,即便知道有许多女孩子爱慕他,齐欢也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奇怪的是,即便在一个班那么小的空间里,两个人也从未有过正式地照面,似乎连话都没有讲过。

这些事情,都是后来齐欢喜欢上温曦阳以后,自己一点点慢慢拼凑起来的,怎么会将如此鲜活的生命忽略了呢?齐欢想不通,觉得命运有些时候便是这样,你猜不到它的本意的。

对于自己,齐欢总觉得自己过于早慧,可是,在遇见温曦阳之前,她还是一窍不通的,所以情窦初开这种事向来都是时间地点对了,就豁然开朗了的吧。

在篮球场上活跃久了,齐欢都觉得自己的整个生命都是飞扬雀跃的,跟在温曦阳身后,生命那么美好,与他一起承担。快乐也好忧伤也罢,只愿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再也不要分开。

齐欢一直觉得自己很了解温曦阳,他,痞性难改,尽管有些毫无根据,可是也是有迹可循的,温曦阳从小就立志要做一个混混,但是却把行侠仗义打抱不平当做使命。

齐欢自然不甘示弱,绿林好汉二人组向来形影不离,对于欺负弱小的人向来不手软,只是温曦阳每次都尽量护着齐欢,尽管齐欢无需他的保护,可是他还是下意识地会去多挨两下,所以这样的举动,齐欢怎么会不记在心间,怎么会不此生难忘。

齐欢愿意为了温曦阳承受生命中一切突如其来的悲伤或是不幸,只要温曦阳好好的,她就什么都不怕,她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一直呆在他身边看看他温暖的侧脸,呼吸一下他身边阳光的味道就好,安安静静过完一生。

那时候,这是最大的奢望,可是,时间才是最无所不能的编剧,它才不会让你如愿以偿,你所有的愿望,他都会慢慢粉碎,让你再也无力哭泣。

其实追根究底,齐欢之所以和温曦阳这么合得来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齐欢自己本身其实也是个桀骜不驯的存在,只是齐欢在此之前没有发现罢了,一经发觉,势不可挡。

齐欢和温曦阳也干过不少小孩子做的事情,两个人走到山边的小河旁,妄图顺着河道发现另一个城市,对于外面的世界,孩子总是有着无止境的好奇,他们期待发现一个新世界,然后有一番自己的事业。

一番,属于混混的事业。

4.买滑板的愿望

但是走到满天星子,夜幕低垂,两个人也没有找到村子,反而迷了路。两个人也不惊慌,看着星河流转天波淼淼,齐欢看着温曦阳的侧脸,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面容,无人能及的美好。

两个人被咬的浑身是包,还旷课通报批评两人,可是谁也不在意,没有人知道他们要去哪里,想要做什么。

可是齐欢永远记得,温曦阳对自己说:“齐欢,我们一起去外边看看,看看这个浩渺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

我们,一起。这更像是个承诺,在齐欢看来。不知道温曦阳是怎么想的,,可是齐欢却是欢喜了许久。

于是两个人又合谋省了几天的钱,买了去另外一个市镇的车票,在车上不过坐了几站就被轰了下来。

母亲找到齐欢时,忍不住哭了,齐欢却告诉母亲:“我很开心,无论在经历什么。”那时,齐欢和温曦阳两个人已经两天没吃饭了。两个人狼狈不堪。

温曦阳被母亲揪住耳朵教训,温曦阳一边跳脚求饶,一边朝齐欢使眼色,两个人唇边的笑意是无人理解的默契。

温母闻言道歉,齐欢的母亲却笑了:“我们齐欢以前总是少点生气,现在可算好点了。齐欢跟我说,曦阳总护着她,这两个孩子在一起我也不怎么操心,曦阳总不会让我加齐欢吃了亏的。”

温母笑眯眯地听着母亲的话语,转过身又掐了温曦阳一把,温曦阳和我正在吃大碗面,热气氤氲,温曦阳的脸在面汤里显得不真切,却硬是在齐欢胸口酝酿出满腔的热意。

两个人相约去爬山,黄昏四合的时候看着萤火虫,温曦阳说:“终有一天,我们会一起去外面的城市看看的。”那是年少时的一个向往,齐欢却把它做了承诺。

尽管,温曦阳许过的诺言不多,可是每一个都实现了,唯独这一个,他一直没兑现。

齐欢直到现在还在猜想,或许是因为不能实现这个诺言,温曦阳才从来不离开小城的。

或许吧,谁知道呢。齐欢多么希望是这样。

那日下山,看见一个男孩子在滑滑板,于是,两个人羡慕极了。

要知道,在那个飞扬的年纪,滑着滑板四处穿梭任风穿过身边拂过脸颊的舒适感,光让人想想都觉得自己像是徜徉在仙境。

于是对于滑板的热切愿望就被他们提上了日程。

左右无计家长断然是不会给那么多钱给小孩子的,于是半大的孩子便逼于无奈去找了兼职。

在街上贴广告,结果被人抓住送到派出所,好在派出所的警察叔叔人好,见他们那么小就出来干活,还以为他们是被人贩子骗了,使劲问他们原因,最后还把家长叫来,于是一场闹剧就在温曦阳被母亲揍得狼哭鬼号声中结束了。

但是,他们的梦想从未停止过。

于是他们又去超市给人整理货柜,结果被人冤枉偷东西,更是气闷,却无计可施,老板不肯发钱,于是两个人抱着一大堆零食跑了,且当工资补偿了。

两个人坐在大马路像是没吃过零时一样享受极乐,遭了无数白眼却无动于衷,在温曦阳身边,齐欢可以过滤掉所有声音,除了温曦阳的呼吸和心跳。

那么小心翼翼,卑微至极,没有任何索取要求。

其实爱一个人,不辛苦,至少在此时,不辛苦。

有一个心心念念地人在心间顾念,这种感觉太过美好,每一天都像是生活在幸福中。

至于是温曦阳的侧脸太好看,还是台球打太帅,或者是挡拳头的时候单薄的胸膛却给了无边的感动,才让齐欢一发不可收拾,无人知道。

最后,温曦阳去网吧给人当跑腿,真不知道他怎么会找这么个工作。

大抵是因为温曦阳是个很爱玩网游的男孩子,和大多数男孩子一样,他对游戏没有抵抗力。也正是因为这个缘由,温曦阳和齐欢才有了故事的开始。

“齐欢,齐欢。”向阳轻轻推醒正在酣睡的齐欢。

“啊。。。。。。”齐欢有些茫然,梦里梦见自己和温曦阳坐在火车轨边目送远去的火车,彼时夕阳无限好,只是是梦境。

“快起来吃早餐,我们要去赶火车了,要不然就晚了啊。”向阳知道齐欢这两日情绪看不出有变化,但是其实情绪波动很大。

齐欢总是这样,把自己的情绪伪装的很好,小心翼翼生怕别人窥见,可是偏生向阳总是轻易看透,却从不说透只是静静守护。

“向阳,我好累,我可以睡一会儿么?”齐欢坐在火车上,看着风景后退,神色有些迷糊,转过头来看见两个学生模样的情侣亲昵美好,心头一热。

转脸看向面庞俊朗温润无言的向阳,心里是无以附加的感动,再容我放纵一次,以后再也不会了。

齐欢,昨夜睡了一夜,却觉得困倦至极。靠在向阳的怀里很快入眠,向阳将齐欢搂着,心间平静,很快就结束了。

5.铺天盖地的回忆

一入睡便是铺天盖地的回忆。

小镇上的街道,甜腻的冰激凌,已经错落有致的至今齐欢还是不知名的树木,以及树下微笑的温曦阳。

温曦阳遇见齐欢之前是网吧的常客,可后来和齐欢在一起后,齐欢不爱玩游戏,也考虑到齐欢是女孩子,温曦阳就不再去网吧了。

而且,和齐欢在一起,生活有了伴,不那么无聊了,就不会再沉迷于虚拟世界了,在篮球场上奔跑释放挥洒青春,对于温曦阳来说更加畅快淋漓一些。

当然,温曦阳知道玩游戏的人玩起来几天几夜不吃不喝的大有人在,于是就收费送饭送饮料送烟酒,第一天干得风生水起也小赚了一笔。

结果第二日,有一个痞子耍赖不给钱,温曦阳当然不愿意,在门口等着温曦阳的齐欢一听里面动静不对,立即闯进去了。

温曦阳那时各自已经不矮了,只是稍嫌单薄了些,那个痞子五大三粗的,温曦阳自然占不了便宜。

齐欢在学校里和温曦阳打抱不平时也是一把好手,看温曦阳受了委屈,自然毫不含糊抡着拳头就上了,那一刻齐欢知道,自己梦想的生活到来了,尽管没有那么诗意浪漫荡气回肠,可是齐欢却是暗喜的。

最终痞子是给了钱的,还是网管出面平息了事情,网管自然也不容许温曦阳再来了,于是工作再一次没有了着落,两个人愁苦一阵后又没心没肺地忘记了跑去打篮球。

隔日,温曦阳诉苦,说自己不是母亲亲生的,煞有介事地样子让齐欢忍俊不禁。

齐欢看着温曦阳被母亲打得泛红的手臂,轻轻吹了吹,温言安慰:“不疼了,不疼了啊。”温曦阳有些别扭的抽回手臂,耳根泛红:“我又不是小孩子,大丈夫不拘小节!”

说完就不知死活的又去扣篮,和风惠畅,万里无云,时光静默,梦里梦外一个齐欢忍不住笑了。

时光就是这般温柔美好,锦素时光遇见你,愿年华,温柔以待齐欢心间的温曦阳。

阳光盛开出幸福的味道,空气甜腻,那时,很长一段时间,温曦阳的身上都是最纯粹的元素,干净清爽,温暖入肺腑。

温曦阳的美好即便用尽华丽辞藻也无法让你领会丝毫。

最初,齐欢爱的那个少年,温善无害,明净纯善。

不过最后,他们还是得到了滑板。

如果说,打篮球得心应手这一点和其他很多方面齐欢都很像男孩子,那么齐欢说一件自己干不来的事吧。

打桌球一直是男孩子很喜欢的,所以齐欢和温曦阳自然而然地就混迹在各大台球厅里了,温曦阳捣台球的技术自然是不在话下。

他们初次来的时候他就大展身手如有神助,而轮到齐欢上场时,结果真是惨不忍睹,即便是后来他们学了反射角齐欢依旧觉得这对打台球没有一丝帮助。

而温曦阳看见齐欢这么沮丧,早就忘了得意了,说了不少安慰齐欢的话。刚开始时,齐欢还不信邪,不停地练,结果可想而知,这很显然不是也个励志的故事,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齐欢一败涂地。

可后来齐欢记得无论自己怎么捣,加上意外碰巧捣进去的球不超过五个,所以后来齐欢就淡然了,这也成了她那时的硬伤。

不过齐欢也说了,温曦阳是个中高手,而他们的滑板也正是从此得来。初二暑假的那天,天气很热,他们打了会篮球就转战台球厅了。

虽然齐欢的技术不高,可齐欢还是很乐意去台球厅里观摩一下的,对,就是观摩,齐欢不是去与命运抗争的。

因为那时,齐欢早已从自己那超烂的捣台球技术中明白了一个深刻而又无奈的道理:有些人做某些事是有天分的。

比如温曦阳,而有些人做某些事是毫无天分可言的,别指望你今天走了狗屎运很不巧的进了一个球,对,是一个,你都不知道,没有一个人的天分和运气会差成这样,呆在台球厅一整天也不会进一个球。

齐欢没有夸张,事实如此,现在她已能直面着惨淡的人生了。

而温曦阳,对此却耿耿于怀,他觉得齐欢很不开心就讲各种姿势技巧给她,齐欢一一试过,依然没有用,有时候齐欢都会怀疑自己的眼睛其实是斜视。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首页 - 掌上威信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