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烟假酒假女友 昆都见证我们的青春都喂了狗

摘要: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我们真的离青春越来越远。

11-15 19:05 首页 爱云南



很多年前,如果你问别人:你去过昆都吗?他如果摇头,你会觉得这个人好low。


多年之后,如果你问别人:你去过昆都吗?他如果点头,你会觉得这个人好low。

不管low与不low,这个问题可能要成为过去式了。因为那个属于青春时代的昆都,就要拆迁了。



走遍昆明你也找不到一条比昆都更嗨更乱的街。

这里有全云南最假的烟和酒,只要你来的够晚,你总能看到几个醉鬼躺在夜店外,也总能看到几个醉鬼狂吻电线杆。

这里有全云南最假的男女友,在昆都,性是最简单的事。很多单身男女都来这边约一发,没人管你是干什么的,看对眼就开房,提裤子就走人。

这里是昆明打架闹事最凶的地方,酒精上头带来迷幻,误以为自己没有摆不平的人,没有泡不到的妞。搞定了,一切都好;搞不定,被打瘫在地,被打进医院,醒来或许都说不清缘由。



没有人能理解:为什么年轻人愿意来这种地方?
就像没有人梦解释:什么是青春?

走遍大街小巷,不如昆都一趟。年轻人爱昆都,是从2000年迪高厅进入昆明开始的。那个时候,没有iPhone,没有微信,没有微博,还是诺基亚为首的功能机时代。后来昆都集中了昆明最大的慢摇吧和迪吧,苏荷芭比戴维营、英皇火鸟天籁村……每天晚上都有许多浓妆艳抹、光鲜亮丽、香水浓郁的男男女女进进出出。

就好像高考之后进黑网吧一样,你生活中背负的所有包袱在这里都可以完全扔掉。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放松和发泄。



约上几个好友,故意盛装打扮,再喷上点仅有的香水,神采奕奕地走进慢摇吧,点两打酒就可以喝起来。遇到感兴趣的,就开始搭讪。成功了就两桌人并一桌,玩不厌吹牛,单零豹六摘一杯。不成功那便就着音乐与酒意,撒欢蹦迪到黎明。

走出去的时候,街边卖花的老人还在对着走过来的男女递过鲜花,依然有人进进出出。旁边的烧烤摊,穿着小短裙和高跟鞋的姑娘,掏出皱巴巴的零钱,买上几串烧烤,不在乎香水味被烧烤烟熏味所覆盖。旁边桌的兄弟们各自讲述着自己的江湖风云,意犹未尽再来瓶V8或者雪花。


对于年轻人来说,昆都的意义远大于城市里的清吧和市中心的咖啡厅。

他们明白,过去的都是美好。



「以前来玩,你来的目的和姑娘来的目的可能都一样。现在来玩,能和你聊的来的姑娘,都是让你出酒钱。现在的姑娘,80%都是酒托。」

「以前来玩,场子里看上去还算干净,现在一眼望去基本都是老表。」

「以前大家都爱摇滚,慢摇也算吧,现在摇不动了,就要自己滚了。」

「我怀念的其实是再也回不去的青春,以及玩一晚上也不会累的体力。我现在晚上11点就必须睡觉。」



事实上,没有人因为昆都而感概。

那些年一起嗨完之后,吃碗麻辣烫,再去烧烤摊撸串的朋友,还有几个在身边?

那些年一起抽假烟的情侣们,已经在换了好几个对象后结了婚,开始为生小孩戒烟。

那些年一起喝假酒,还玩的真得劲的小年轻们,现在都走进了西餐厅。

那些年一起为情所伤为爱买醉的姑娘们,现在早已为人妻,在家相夫教子。

那些年发誓要当昆都扛把子的热血青年们,誓言到现在也成了故事。

就如同朋克上班,金属理发,雷鬼戒毒,没有人能够想到自己之后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我们真的离青春越来越远。所以我们看到昆都被拆,才会分外怀念。大家真正感慨的,只是青春已逝。

想当初,想敬青春一杯酒,愿自己不被下毒手,后来发现,青春都喂了狗。

昆都也终究一样。每个人也都一样。



图片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爱云南是自媒体联盟WeMedia联盟成员



首页 - 爱云南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