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书,给爱看的你

摘要: 1第一章 被炒鱿鱼了“邵小姐,这里就是总裁办公室了。总裁现在在早会,您先休息一会儿。”前台小姐用知性优雅的声

11-07 23:10 首页 行走四川



1
第一章 被炒鱿鱼了

“邵小姐,这里就是总裁办公室了。总裁现在在早会,您先休息一会儿。”前台小姐用知性优雅的声音礼貌的说着。

她为邵晓曼泡了茶,然后便笑着退了出去。

偌大的办公室里,顿时只剩下邵晓曼一个人。她坐在真皮沙发上,仿佛坐在云端,脚下空落落的,心里也没底。

昨天拿到AN集团的聘书时,她完全不敢相信。可是现在,她就坐在AN集团总裁办公室里,周围的装潢偏冷色调,让她觉得压抑。

这种胸闷气短,心跳加快的感觉,实在是真实的可怕。

AN集团是H市最著名的集团,听说选拔员工的要求很高,就连集团里一个清洁员工都得过六级英语,且本科毕业。

可是邵晓曼就想不明白了,自己从来没有投过简历到AN,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被录取了呢?

哒哒哒——

门外隐约传来脚步声,紧接着邵晓曼看见办公室那厚重的门被推开,她的思绪也终止了。

在门开的一瞬,邵晓曼站起身,有些好奇又有些紧张的看向洞开的大门。

一只黑亮真皮男鞋迈进,邵晓曼的目光垂落,继而顺着那笔挺西裤,爬上男人结实的胸膛,最终,落在男人沉冷晦暗的脸上。

男人长得英俊硬气,唇薄眉浓,卷长的眼睫压低,掩去淡漠疏离的目光。他一进门,就察觉到了屋里有人。

削尖的下颌微抬,眼睫微抬,目光悠然飘落在沙发前站着的邵晓曼身上。脚步不紧不慢,但因为腿长的关系,转眼便走到了总裁办公桌前。

落了座,江涵之两手交握在桌面,冷厉的扫了一眼门口两名特助,薄唇轻启,“你们都出去,把门带上。”

一听到“把门带上”,邵晓曼只觉得脚底一寒,捏着包包的手紧了紧,警惕的看着那个男人。

男人逆光坐着,他身后是落地窗。晨光照进,扑洒在他身上,映衬着那周身散发的阴冷气质,让邵晓曼不敢靠近。他逆光打量着她,眼神中多了一些她看不懂的情绪.

办公室里沉寂了片刻,邵晓曼咽了口唾沫,强装镇定的上前。

深深鞠了一躬,她道,“总裁你好,我叫邵晓曼,昨天接到贵公司聘书,今天来入职的。”

她弯下腰,躲避男人的视线,可是却觉得头顶两道打量的光芒如X光似的,似是一眼要把她看穿。

邵晓曼捏了把汗,男人久久没有说话,她只能自己慢慢的直起腰,悄悄打量他。

谁知一抬眼就对上了男人如寒潭般深邃幽冷的眸,邵晓曼一时间挪不开眼了。

他的五官太过俊美,宛若画中人。尤其是在朦胧阳光下,更显得虚幻不真实。他周身散发出的生人勿近的气息让邵晓曼一动不敢动,在她看来,眼前的男人就像一头匍匐的狮子,随时可能朝她扑过来,吃掉她。

“你就是邵晓曼。”江涵之打量她许久,才幽幽的开口。

说话间,他的目光挪开,从桌上抽出一份合同,随手落在办公桌边沿,“过来坐下,把这份入职合同填了。”

“欸,好的。”邵晓曼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说话。

走到江涵之对面,恭谨的落座,然后江涵之递给她一只纯黑色的钢笔。邵晓曼接过,只觉得比她一般写的钢笔要沉,应该是上等质地。

“我有几个问题。”男人沉着嗓音开口。

邵晓曼执笔的手抖了抖,连忙抬头看着他,僵硬微笑,“江总您说。”她就知道,AN集团根本就不是那么好进的,别是昨天的聘书发错人了吧……

邵晓曼满怀忐忑的等待他开口,江涵之却是沉吟片刻,才道,“来AN之前,你在哪里就业?”

提到这个,邵晓曼那坚如磐石的心碎了一角,“报告江总,是……何氏酒店。”

“什么职位?”

“客房部经理。”

江涵之微微扬眉,抿了抿薄唇,方才继续问:“为什么离职?”

终于问到了重点,邵晓曼紧张的闭了闭眼,搭在膝盖上的两手不由收紧,“抱歉江总,我其实是被炒鱿鱼了……”她说话时,已经紧张得站起身去了。

小脸绷紧,带着几分难为情,看上去像是做错了事情向老师承认错误的学生。

江涵之微愣,他没想到只是随口一问,邵晓曼的反应竟然这么大。她此刻迎着晨光而立,柔嫩金黄的光在她发顶铺开,几缕倾泻的阳光落在她的小脸上,能看见软柔的绒毛。模样,很是可爱。

“冒昧问一句,为什么被炒?”

温沉黯哑的男音带着几分好奇,江涵之这个问题,邵晓曼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2
第二章 随行秘书

难道说因为流言?她被炒的原因是酒店里传闻她被老总潜了,借机上位,所以事业才风生水起,很快升到了客房部经理的位置。

流言蜚语甚多,老总把她炒了,以证自己清白,她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老板家的那只“母老虎”不是好惹的。

但是在外人看来,她就是狐狸精。要是被江涵之知道这件事情,AN集团能收她么?

许是良久没有等到她的回答,江涵之也觉得自己唐突了点,随即轻咳一声,伸手点了点合同,“不方便回答就不用回答了,合同看好了,没问题的话把字签了。”

邵晓曼这才回神,看了江涵之一眼,埋头签字,连看都不看了。一是她心里还是不确定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二是想着万一要是AN集团真的搞错了,她有了合同,他们也反悔不了。

见她如此惊慌,江涵之心里觉得好笑,面上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你不看看?”

此时,邵晓曼已经把字签好了,将合同与笔递还给他,“AN集团的福利和信誉,我还是信得过的。”

“哦?”江涵之接过其中一份,然后优雅的伸出手,“那么,欢迎你加入AN集团。”

邵晓曼的目光垂下,看着眼下那只白皙修长的手,愣了半晌才伸手握住。江涵之的手很漂亮,像是白玉一般滑腻白皙,握着冰凉凉的,夏季必然解暑。

两人一握后便松开了,邵晓曼点头道谢,“谢谢江总,我一定会好好工作。”

话落,她忽然想起什么,缓缓抬头,怯怯的看向江涵之,“不过……江总,我还不知道我就职的职位是……”

“秘书。”男人头也没抬,将合同放进抽屉。

邵晓曼微愣,眨了眨眼,“秘书?”

秘书这差事,她可从来没有干过,“江总,您确定是秘书吗?我……”

她的话没说完,江涵之便掀起眼帘,半眯眼眸看着她。邵晓曼抿唇,将后话吞了回去,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江涵之,她总是觉得很压抑,很胆怯。

这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迫人的气质,就像一位王者,在他面前她就像蝼蚁,只能被他踩在脚下。她原本揣着满腹狐疑来到AN集团,打算先把问题问清楚的,可是在看见江涵之的那一秒,她就什么问题也不敢问了。

就好比现在,她被他那高深莫测的眼神一打量,原本拒绝的话全都咽回去了,“好的江总,那请问我的岗位在哪儿?”

对于她的顺从,江涵之不甚满意。

随即他扬起下颌转向办公室里的小隔间,“以后你就是我的随行秘书,换而言之,上班时间你都要随叫随到。”

邵晓曼的目光随之看去,江涵之低沉的嗓音在寂静的办公室里继续响起,“隔间我已经派人收拾过了,你进去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

他的话落,邵晓曼已经步进了小隔间。

空间倒也不小,30平米,还有个小阳台,阳台上还养着盆景。办公设备齐全,办公桌对面还摆了一张长沙发,估摸着是休息用的。

有空调,有饮水机……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小型办公室。

邵晓曼将包包放在沙发上,自己去了阳台,此时阳光已经散了白雾,视线能放得很远。

江涵之的办公室在AN大厦的顶层,高处风大,将邵晓曼吹醒。她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心里的狐疑又浮起。想到昨天收到的聘书,以及今天江涵之的态度,她就有些迷茫。

一个月前,她从何氏酒店离职,因为业界谣传她被潜上位的事情,导致其他酒店不肯收她的简历。

本来霉气冲天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走运的呢?

邵晓曼抬手摸了摸下巴,要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前天房东给她送炖肉来开始的。

原本房东还凶巴巴的告诉她,没房租就滚人,可是转眼房东又嬉皮笑脸半带讨好的来给她送炖肉……

紧接着,第二天又收到AN集团的聘书……

这一切太巧合了,邵晓曼直接就把房东的事情和AN集团聘书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原本想着是不是AN集团有什么贵人认识她,可是今天见了江涵之,她能确定的是,江涵之在今天之前肯定没有见过自己。

但是他很明显知道她邵晓曼这个人,从哪里知道的呢?又为什么要让她入AN集团呢?

“唉,好烦……”邵晓曼随意的抓了抓头发,不愿继续去想了。

她索性转身回到了小隔间,聋拉着脑袋,脚步拖沓,一副焦躁不满的样子。

正好落入靠在门边的江涵之眼里,他默默打量着邵晓曼的一举一动,忍不住想起徐思远的叮嘱,在他面临死亡的那一刻都念念不忘嘱托他要好好照顾的女人。

 

3
第三章 很难娶到媳妇

他会替他好好守护,等着他醒过来!

思及此,他微微挑眉,沉声开口,“怎么?不满意?”

邵晓曼被他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仓皇抬头,小脸惨白的看着他,半晌才牵强笑道,“没有啊……这里很好,我很喜欢。”

这江大总裁走路怎么没声儿的,什么时候跑到小隔间门边来了?

心里暗自腹诽,邵晓曼面上还是笑着,即便笑意未达眼底。

江涵之听她这么说,点了点头,尔后将她身上的衣服来回打量个遍。

邵晓曼原本就揣着怀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的,所以没穿正装。一件单薄的黑色西服款风衣,里面套了件白衬衫,下身一条牛仔裤,脚上一双坡跟鞋,就这么来了。

现在被江涵之那沉甸甸的目光一打量,她有些心虚的开口,“江总放心,我明天一定会穿正装来上班。”

“太麻烦。”男人喃喃一句,旋即转身掏出手机给特助打了个电话,“进来一下!”

邵晓曼愣在原地,看着他那挺拔稳重的背影,无端觉得安心。那种安心的感觉很熟悉,让她想起了徐思远。

厚重的门再次被推开,邵晓曼从恍惚中回神,只听江涵之道,“带她去对面的商场,买几套职业装。”

邵晓曼张大嘴,本想拒绝,可是江涵之根本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只道,“我还有个会议要开,先这样。”

话落,他阔步离开,走得头也不回。邵晓曼只得闭上嘴,心里暗暗添了几分好奇。

*

AN集团位于H市最繁华的地段,集团大厦对面的沃森商场,以及大厦前的广场都是AN集团名下的。

名叫李思的特助此刻就领着邵晓曼,穿梭在沃森商场里。

总裁要他带着邵晓曼来买正装,李思平日里没伺候过女人,所以显得有些拘谨。

倒是邵晓曼,跟在他身边,时不时的跟他说话,“李特助,你跟在总裁身边多久了?”

邵晓曼眉开眼笑,神情温柔真诚,与之前在江涵之面前时胆怯怕事的模样截然不同。

李思有些苦恼,他跟在江涵之身边久了,习惯了沉默。

“邵小姐,我们到了。”索性已经到了最好的那家正装店,李思领着她进去。

邵晓曼觉得他很是无趣,“看来你跟在总裁身边的时间想必不短。”

她跟进店里,因为她的嘀咕,李思回眸看了她一眼,一副“为什么这么说”的眼神。

“你和总裁一个样,话少性冷。这样是很难娶到媳妇的,知不知道。”邵晓曼说笑着,已经从李思身边过去了。

整个沃森商场都是属于AN集团的,江涵之刚回国就带着李思来商场转悠了一番,谁都知道李思是江涵之身边的特助,所以他这张脸,在这个商场里,比金卡还要管用。

“李特助,您是来拿江总的西服的吧!正想着给您送过去呢!”出来说话的是经理,一看见李思就喜笑颜开,像是见了财神爷似的。

邵晓曼心里感慨万分,寻思着,是不是以后她也会和李思一样,出门只需要刷脸就行了?

李思和煦的笑笑,点头,又看了看邵晓曼,“顺便给邵秘书选几套正装。”

一听是秘书,经理惊讶了一把,继而目光落在了邵晓曼身上,“这位小姐年纪轻轻的,就当上江总的秘书了?”他笑问,已经伸手打算与邵晓曼握手。

谁知店门口却出现一道挺拔清冷的身影,他扫了一眼邵晓曼伸出去的手,旋即冷沉的嗓音传过去,“衣服挑好没?”

正要与经理交握的手顿住,邵晓曼愣了愣,旋即与店里几人一同看向门口。

只见一袭黑色名贵西服的江涵之,正两手揣在裤袋里,迈着闲散的步子从门口进来。他面若寒霜,目光是有意又似无意的扫过她,最终看向李思,“办事效率什么时候变慢了?”

李思的脸色一变,立时垂首,“抱歉,总裁。”

其实邵晓曼想说,速度也不慢了,只是刚才等电梯上楼等久了而已。江涵之刷的金卡走的总裁通道,自然不明情况。

可看见男人那张冷脸,邵晓曼到嘴边的话,再次咽回去了。

“江总,您怎么亲自来了?”经理的手急忙探向江涵之,邵晓曼只好默默地收回手,站在一边不吭声。

江涵之看了经理一眼,揣在兜里的手根本没打算抽出来,只转目看着邵晓曼,“给她量下三围,按照我衣服的质地,给她定做三套正装,两天后送到我办公室。”

经理讪讪的收回手,连连点头应下。

 

4
第四章 用身体换的

邵晓曼被带到一边量三围,李思则跟在江涵之身边,好奇道,“您不是有个会议吗?怎么亲自过来了?”

江涵之没有回答,只是扫了一眼正在量三围的邵晓曼,忽然想起关于邵晓曼被炒鱿鱼的事情。

那个女人不肯说,不代表他查不到。

“李思,查一下邵晓曼离职的原因,我明天就要答案。”江涵之说完,便提步往外走,他打算去给邵晓曼挑几双鞋。

李思自然是跟上去的,反正邵晓曼在这家店里,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谁知,他们两人前脚一走,后脚便又进来两人。

而邵晓曼三围正好量完,经理站在她面前,满脸堆笑道,“邵小姐,您身材可真好。”

对于经理的恭维话,邵晓曼并不在意,笑着抬目,寻找江涵之和李思的身影,却发现两人已经不见了。

不过,她的目光却顿在了刚进门的一男一女身上。

男人四十岁上下的年纪,女人与她年纪相仿,二十四五岁。

邵晓曼的目光在他们身上停留片刻后,那女人也发现了她。

女人先是脚步一顿,旋即是一声嗤笑,“这不是邵晓曼嘛?”

“谭米……何总!”邵晓曼在看清男人的脸时,低低惊呼。

女人叫谭米,是她在何氏酒店时的同事,也是客房部的副经理,后来顶替了她的位置成为了经理。而被她挽着手臂的男人,则是何明,是何氏酒店的老总。

他们两个人出现在这里,还如此亲昵的挽着手依偎着,邵晓曼自然惊讶。

“晓曼啊!在这儿做什么呢?”何明将她上下打量一番,细长狭小的眼眯成一条缝,看上去色眯眯的。

贼眉鼠眼,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色。

邵晓曼当职的时候不是没被他打过主意,不过她总能巧妙的摆脱他,始终洁身自好。可最终,还是被传言,说她勾引何明,借机上位,坐上客房部经理的位置。

一看见他们两个人,邵晓曼的心情就变差了。

“何总,您这是带着新欢出来逛街呢?”她扬唇讥讽,眉目轻蔑的扫了谭米一眼,仿佛对一个月前谭米污蔑她的事情不以为意。

邵晓曼又不笨,这个时间段,谭米和何明在一起,而且看上去关系亲密暧昧,两个人必然关系匪浅。

谭米的脸色一变,挽着何明的手自然松开了,“邵晓曼,别以为天下人都跟你一副德行。我今天是跟何总来买东西的,什么新欢?你嘴巴最好放干净点。”

邵晓曼但笑不语,打量的目光在那两人身上来来回回。何明到底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更何况家里还有一头母老虎。要是邵晓曼将他和谭米的事情说出去了,那回家他可有得受了。

随即眼珠子一转,何明笑着拍了拍谭米的肩膀,“你们以前关系挺好,这么久没见就叙叙旧吧!我去趟洗手间。”说完,男人转身迅疾的离开现场。

邵晓曼目送那猥琐的背影远去,然后看向谭米。

何明走了,谭米却似乎并没有打算放过邵晓曼,“这一个月,你的日子想必不好过吧!”

看着她们两个女人,店里的店员以及方才那位经理已经回避了。反正这个时段店里也没什么生意,权当免费看场戏。

被谭米这么一问,邵晓曼拧眉,想起之前酒店里传出的谣言,始作俑者,恰好就是谭米。

“为什么要污蔑我?”邵晓曼看向她,摘下了不以为意的面具,眼里带着几分痛心。

当初谭米进酒店,全亏她一手提携,没想到最后,却也是她反咬一口,将她变得一无所有。

谭米轻蔑一笑,目光从淡然转为狠厉,“自然是因为你蠢笨无知好欺负!”

邵晓曼愣住,她从来不知道在谭米的眼里她竟然是这么好欺负的人。

“你说的对,我就是污蔑你了。被潜的人是我不是你,和那个猥琐男人睡觉的人是我不是你。可是邵晓曼,你知道我为什么甘愿被潜吗?”

谭米的情绪有些激动,可是她还有分寸,这些话都只是覆在邵晓曼耳边低声说的。

她极力的克制自己内心的激荡,将声音压得更低,“全都是因为你。”

因为邵晓曼,她一直屈居副经理的位置,一直屈居光芒万丈的她身后。谭米也算天生反骨,即便邵晓曼当初待她很好,即便知道没有邵晓曼就没有今日的自己。她还是不甘心。

“能用身体换你下台,我这副躯壳也算是牺牲得值了。”

“倒是你……”谭米从她身边退开,阴沉的脸忽然云开雾散,扬着笑意,“邵晓曼,你现在臭名昭著,在业界怕是难混吧!要不要我代你向何总求求情,让你回酒店里讨个服务员做做?”

 

5
第五章 总裁护送

她的每一句话,都像是针刺一般,扎在邵晓曼的心里。

垂在腿侧的手不由攥紧,邵晓曼死死的咬着唇瓣,看着眼前的女人,像是不认识她似的。这也的确不是她认识的谭米,内心如此的丑陋。

“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邵晓曼笑着,眼神逐渐变得冷漠,“为了一个客房部经理的位置,你把自己送到何明的床上!现在还有脸来怪我?”

她的态度转变,言语间满满都是讽刺,倒是让谭米大吃一惊。在她的记忆里,邵晓曼一向是个好说话的,说她善良,倒不如说她愚蠢。

可是现在……

“你当真觉得我愚蠢吗?”邵晓曼略略往前迈了一步,唇角的笑更为讽刺,“我当你是朋友,你却想着污蔑我毁我的名声……谭米,你的良心被何明吃了吗?”

提到“朋友”两个字,谭米心中怒火蹭的往上冒,扬手冲着邵晓曼那张脸就想一巴掌扇下去。

掌风拂过邵晓曼的面颊,她眼也不眨,定定的看着谭米,目光下滑,落在谭米被截住的手腕上。

男人的手白皙修长,紧紧的攥着谭米的手腕,她根本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你谁啊?”谭米气急,不满的叫嚣着。

江涵之微微用力将她往后一送,尔后抽手。李思试试递上一条丝绸手帕,江涵之仔细的擦了擦方才握过谭米手腕的手。

邵晓曼却愣住了,看着男人挡在她身前的背影,不知所措。

许久,她才听见江涵之那低沉淡漠的嗓音说道,“李思,把鞋拿给邵秘书试试。”

李思得令,急忙捧着鞋盒走到邵晓曼面前,“邵秘书,这是总裁亲自为你选的鞋。”

跟在江涵之身边多年,李思对江涵之的心思最了解不过了。方才他们就在店门外站了许久,邵晓曼被欺负打压笑话,他们全都看在眼里。没想到那个叫谭米的女人竟然还动手!

总裁这是想帮着邵晓曼反将一军,身为特助,他岂能不配合。

邵晓曼受宠若惊,狐疑的看了江涵之一眼,却见那男人已经缓步走到了谭米面前。

脚步声在谭米面前止了,她抬目讶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在触到那张俊脸时,心狠狠的颤了颤。不是因为男人长得英俊,而是因为男人那暗沉骇人的脸色。

他居高临下的睨着她,那眼神淡漠疏离带着几分厌恶,谭米被他那么盯着,俨然没了方才嚣张的气势。

江涵之两手插在裤兜里,脊背笔直的站在谭米面前,挡住了她看向邵晓曼的视线。

“这位小姐。”江涵之开口,语气淡漠疏离,如他的目光一般。

谭米不得不看向他,只见男人微微倾身,薄唇递到了她的耳边,“我江氏集团的人你也敢打,何氏酒店客房部经理的位置,你坐腻了是吗?”

江涵之的声音很小,除了谭米听得清楚,其余人一概不知他说了什么。

邵晓曼只是看见谭米的目光一变,脸色霎时惨白,尔后惊恐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落荒而逃。

看着谭米跑出去的背影,邵晓曼狐疑的蹙了蹙眉。

李思递给她的鞋子,已经试好了,很合脚,穿着也舒服。

江涵之徐徐回身,敛起了眼角的冷意,不温不火的看了邵晓曼一眼,道,“你已经是AN集团的人了,以后少跟何氏酒店的人接触。”

邵晓曼点头,虽然心里好奇谭米落荒而逃的原因,但是她没胆量去问江涵之。

谭米的事情告一段落,邵晓曼跟着江涵之在商场里逛到中午,方才去吃午饭。下午的时间她自己打发,因为还在熟悉秘书工作内容阶段,邵晓曼几乎没什么事情做。

把江涵之买回来的一些小饰品摆放在小隔间里,又趁着江涵之外出的空当收拾了一下总裁办公室。做完这一切,差不多到了下班的时间。

AN集团的员工不仅每周双休,凡是法定节假日也都会休假,每天朝九晚五,工资还高,也难怪那么多人想来AN了。

*

下午五点十分,邵晓曼见江涵之还没回来,便打算自行离开。

谁知刚走出AN集团大厦的大门,就看见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在门口停下,紧接着李思下车,走到后座拉开了车门。

江涵之抬目往外看了一眼,看见邵晓曼时,他眯了眯眼,“上车,送你回去。”

李思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只好侧身看向邵晓曼。

邵晓曼张了张嘴,干笑两声摆手,“不用麻烦了,总裁,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她一个小秘书,哪能让总裁亲自送她回家。

被她拒绝的江涵之却有些不爽了,浓眉一蹙,便不耐的道,“我再说一次,上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首页 - 行走四川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