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亚洲性爱区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号外萍乡  »  父亲深藏二十多年的秘密丨致敬那些为革命牺牲的烈士

摘要: 为了革命的胜利,多少老百姓献出生命,又有多少家庭,忍受着生离死别的煎熬……得知祖父的下落后,父亲带着我们兄弟姐妹跪在地上说:“老倌子,你有这么多子孙,可安心了。”此后,每年七月十五烧包时,也有祖父的一份。

父亲出生于农村的贫苦家庭,家里只有两间四面漏风的茅草房,一间住宿,一间用作厨房和厕所。

祖父靠打零工为生,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更为雪上加霜的是,父亲一岁半时,祖母去世。留下父亲这一根独苗,祖父是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

解放前安源煤矿工人劳动场景塑像

父亲三岁时,祖父出去打工,便把他反锁在屋里,桌上放几个红薯加一碗水,作为一天的吃食。没有红薯的季节,就是一大碗粥。父亲整天在茅屋里吃喝玩耍,有时玩累了便睡在地上,连晚上祖父回来都不知道。八九岁时,便跟着父亲去安源推脚炭卖,父子一个在前面拉,一个在后面推。家里没有女人,烧火做饭,洗衣浆纱,都要自己动手,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父亲十三岁时,祖父便托人把他介绍到城里最大的油鞋店“锦福斋”当学徒,生活才稍微安定下来。

大哥发现疑点

在油鞋店出师后,父亲与母亲结婚,自立门户,在武官巷附近开办“顺兴斋”,一连生下六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他大字不识一个,吃够了没有文化的苦。于是,他倾其所有,舍得花钱供子女上学读书。当时有人说他太傻,有这么多儿子,不继承父业学皮匠,反而花钱去带徒弟,请师傅,在经济上不划算。父亲总是听了一笑了之。

我们慢慢长大,大哥在中学读书,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因此每年农历七月十五烧包时,写纸笼、纸包的任务便落在他身上。

年复一年,大哥发现了疑点,就是那一大堆纸笼、纸钱包上,写有曾祖父母、祖母、过继的祖父母的名字,就是没有祖父的名字。

有一次,大哥问父亲:“祖父到底干什么去了,是生是死?”父亲只说:“你们小孩不要管这事。”

祖父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现在在哪里?这谜团一直在我们心中。父亲一定有什么说不得的秘密瞒着我们。

父亲说出秘密

萍乡解放后,有一天晚上,父亲把我们兄弟姐妹叫在一起,说出了几十年来深藏心底的秘密。

父亲说,一九二六年,他在锦福斋当学徒时,有一天下午,忽然有人来店里告诉他,在东门外罗家祠有人要见他,今天不去,便见不着了。他急匆匆赶过去,只见祖父在祠堂门口等他。祖父告诉他,他同村里几个人一起参加了路过的红军部队,正在等安源来的人,晚上便要出发。

父亲一听,也要跟着去,说父子俩在一起,有个照应。祖父坚决不同意,说父亲是他和四叔的独苗,此去生死难料,万一俩人都回不来,以后连烧香祭奠的人都没有。并郑重交代,这件事千万别对别人讲,交代父亲要好好学手艺,出师后早结婚,多生儿女,把两房的香火继续下去。

当晚,祖父便跟着部队走了,几个月后,又有人来找父亲,说祖父在井冈山很好,上面发了三块银元的安家费,现交给他。

从此以后二十多年,祖父一直渺无音讯,但父亲心里一直希望他还活着。因此每年烧冥包时,都没有他的份。说着便从衣袋里拿出一个小包,揭开层层包裹的蓝布,取出三块银元说,这就是当年红军发的安家费,将来交给你们,要世代传下去。

听了父亲的一席话,我们心中的谜团终于解开了,大家心中欢喜,原来我们也是红军的后代呀。

寻找祖父下落

以后的日子里,打听祖父的下落,便成了父亲最重要的事情。一听什么地方有红军回来,便赶去打听。有一次,听说大安里有红军回来,父亲冒着雨雪,步行几十里前去打听,结果还是失望而归。

秋收起义后跟着毛主席上了井冈山的高自立

一九五零年,萍乡一代俊杰高自立在沈阳去世。一九五二年,高夫人回萍乡探亲,来我家看望父亲。父亲向她谈起祖父的情况。高夫人说:解放后,全国寻找亲人的家属很多,中央很重视这件事,民政部专门成立了机构,接待来信来访,你可以将当时的情况写信去打听一下。

当时,大哥已去北京读大学,二哥参加了工作,在积善区政府当秘书,我在萍乡师范读书,写信的任务便落在我身上。于是我将父亲告诉我的情况,写了一封信寄给北京中央人民政府民政部。

不久,学校传达室的老周通知我,说北京有一封挂号信要我去签收。我去传达室接过信件,很大的信封,长长的红框内写着我的名字,左右印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几个大字。

回信的内容我还记得,大概是:来信收到,首先向你们全家为革命所作的贡献表示敬意。根据信中提供的线索,我们详细查阅了有关资料,因年代久远,又是战争年代,档案资料缺失很多,找不到你祖父的名字,十分遗憾。如你们能提供可靠的人证、物证,经核实无误后,组织上一定会给你们享受应有的待遇。

我回家把信念给父亲听,父亲听后,长叹一口气说:“几十年悬着的心,总算有个着落了。”就在这年祖父生日之时,父亲为祖父做了隆重的冥寿,摆了十几桌酒席,亲朋好友,邻里乡亲送来一大堆香火蜡烛,纸笼冥钱,父亲还请纸马匠扎了一个四栋三间的大灵屋,在屋后河边豆豉坪中烧了。

当时,父亲带着我们兄弟姐妹跪在地上说:“老倌子,你有这么多子孙,可安心了,从此以后,再不是无人祭祀的孤魂野鬼了。”此后,每年七月十五烧包时,也有祖父的一份。

据事后得知,当时和祖父同去的乡亲以及在安源煤矿做工,后跟着秋收起义部队走了的二舅王树海也没能回来,外婆盼了几十年,眼泪都哭干了。

为了革命的胜利,多少老百姓献出生命,又有多少家庭,忍受着生离死别的煎熬。

刘 兴/文  图片均来自网络

编辑、制作:尹国颖

精彩回顾

我骄傲,我的名字叫萍乡!

民国版萍乡县志《昭萍志略》再版发行

这位著名的萍乡籍红学家,实现了捐赠家乡的遗愿

90年前,一对青年参加秋收起义的故事

昂贵的少女心丨解开小众“养娃族”的神秘面纱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性爱区